繁體 | English | Русский | 一重邮箱 | 集中采购 | 联系我们 | RSS订阅
新闻中心
文学作品

我鉴“国宝

王瑞民

“鉴宝”,我非行家。电视鉴宝栏目令我溟朦、眩晕。时下,儒学风靡,我想,应采取辩思态度处置,茫茫然,昏昏然都不可取。

我赞成一位学者的观点,中国的老子很可爱,我们尊重这位伟大的先哲,可老子“无为而冶”的思想作为哲学来研究尚可,若变成人们的行为准则就有害无益了。因为“无为”家不可富,“无为”国不可兴,“无为”世界只能停止倒退。

一重是国宝无论在何方面,在何角度已成定论。我总想写篇《国宝有为论》,但怵于笔墨浅淡,不过,出于真情实感,所见所思,也算作外行“鉴宝”。

一件工作服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在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俅”的心态下,由恩师作媒,相识了一位佳丽,甚感乃红颜知已,论贤论貌都无可挑剔,相处一段不胜欣喜若狂。一日她极为认真地约我周曰到她家拜见父母大人,我顿时惊谔哑言。天知道,我与她和我家与她家的境况是有很大差异的。人家是文革打成资本家而流到富区的,一家人都是国营职工,并且男孩(包括一个姐夫)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,而相貌堂堂,居三间大瓦房,“一庭花草半床书”。而我家呢,刚从贫脊的农村迁来,暂居厂西爆破坑附近的破旧砖房,冬天“飞雪迎春到”,夏天“更著风和雨”。媳妇再丑也要见公婆,拜见是必要的。连日压力过大,夜难昧。咋也得装份一下自身啊,关键的关键是穿什么,父母也跟着忙活,张罗买套涤卡新装。我顾及经济状况突然想起“深入浅出”这句话的实质,断然决策,就穿工作服。结果不言而喻,我着上劳动布的带有“重”字圆型标识的工作服,令一家人肃然起敬,令院里院外的姑娘小伙翘首观摩。啊,我的救情的工作服,我的救命的工作服,至今,我仍将其好好收藏。

一个工作证

这是个惊心动魄的故事,一个工作证,救了三人命。非常清楚的记得那是1976年的端午节,我和两同学送一朋友在富区火车站上车。因停车时间短,上车后只顾聊天,车开了,任凭我们大喊大叫,无人理睬。无奈,随遇而安,干到了昂昂溪下了车,返城既没车又没钱,傻了。我一同学聪明,出一主意称顺着铁路线往回跑。当时年轻有体力一口同声:跑!不大会就跑上了江桥,只听一哨兵高喊“干什么的”,我们一听没命的狂跑,向江对岸冲去,“乓”的一声枪响(向空中鸣放的),我顿时筛糠了,全吓尿裤子了,战战兢兢站起来任哨兵搜身和训斥。哨兵愤然问我们是哪部分的,我愣了愣神说我们没部分啊,哨兵接着吼道:“没部分你们敢上江桥,要搞破坏呀!要找死呀!”枪声惊动了几位军人,一位军官模样的人匆匆赶来,象审视敌人一样将他特有的目光浏览我们—遍,然后谦和地问我们为什么要跑到江桥上来,又激情地叙述了保卫江桥的重大意义。我们也将事情的原委一一交待,最后我们哭哀道,让我们走吧,下次不敢了,我们要上三班,批林批孔促大干哪!军官似乎让我们感动了,问我们是哪个单位的,有什么证件。我这两位什么都没带,我真庆幸我从来没离开我多么高贵的工作证,我把工作证像拿语录本一样神圣地递过去,他象鉴宝一样反反复复搜索。那种感觉就是至高无尚,片刻,他充满激情的说:“重机厂是我们的骄傲,是个很大很美的工厂,是中央领导经常视察的地方,班长,护送这三位重机厂的同志出桥,火车经过时要特殊保护好他们!”出了桥,我们致谢后,几乎同时喊出一句:重机厂的工作证就是我们的护身符啊!

一张介绍信

象我这年龄的在机关熬二三十年的都知道,当年一重的介绍信是牛的,仿宋体大红字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机械工业部第一重型机器厂介绍信”,赫然醒目,甚是抢眼。1984年的一天,领导派我火速到省总工会改写一位劳模的事迹材料,我匆匆赶到省城见到了省总工会这位领导,非常严肃的要求我如何如何的写,并命今我连夜写,第二天早上交稿。由于省总当时开个什么大型会议,安排不了我住宿,只能自行方便。我为就近找到了奋斗路招待所,当我把介绍信出示给这位中年妇女的服务员时,她几乎惊呆了,说什么也不肯收留我。我百般乞求,称自己只求就近、安静、办事方便。我的诚恳打动了她,总算开了个房间,一张破桌子,一把破木椅,两张硬床,墙是废胶合板隔断。我连夜奋斗,清晨搁笔,出房间要方便一下,问一位像是更夫的老者,厕所在哪里?老者指着走廊边的一大木桶,我说咋得遮羞吧,他道:我们这里只收男客,没有女宾,不用遮羞。我感叹道,真太简陋了。

交上改写的材料,我如释重负,方感觉有些倦意,下午的车,只好回到这个招待所休息一下。随手在书摊上买了一本王朝闻先生主编的《美学》,翻看第一篇是谈论民乐的,大概意思是周代礼乐制度——悬,大略是指编钟的古乐。周代等级庄严,“乐”乃至高享受,不可随便举之,什么人可听什么级别的乐,都有严格规定。悬,此为王者特权;次之为轩悬,是赐于诸侯的,而制悬与特悬则是分大夫与土所定的界限,万不可逾越。读至此,我顿感大悟,为什么那位不敢接这张介绍信,不便留我住宿,那张介绍信把我介绍的如“民乐之魂”,我得到极大的升值,我的身价与这小店的档次很不相符,我本身也是“越位”呵!

往事如昨,逝者如斯。多少年过去了,但这三件事永恒地镂刻在我的记忆中,而且随着时间走过愈发清晰、深刻。因为,它涵纳得太多太多,它诠释得太多太多。




上一篇:主席像    下一篇:相契百年
热诚欢迎国内外各界人士与我们联系,进行业务交流、洽谈合作,共筑友谊桥梁。
澳门新濠博亚官网-首页|欢迎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